僧伽吒经全文
僧伽吒经全文
入门须知 佛学常识 在家修行 佛与人生 佛化家庭
主页/ 佛教传播与发展/ 文章正文

唐代是佛教鼎盛的朝代,是佛教中国教派

导读:唐代是佛教鼎盛的朝代,是佛教中国教派唐代是佛教鼎盛的朝代,是佛教中国教派纷纷创立的朝代,佛教密宗也在此时传入广东。以往有关岭南佛教沿革的...
唐代是佛教鼎盛的朝代,是佛教中国教派

唐代是佛教鼎盛的朝代,是佛教中国教派纷纷创立的朝代,佛教密宗也在此时传入广东。以往有关岭南佛教沿革的著述注重于禅宗南派的分枝开花,六祖惠能成为老少皆知的佛教人物,对于密宗入粤及在粤地表现,则很少述及。本文且对唐代密宗入粤及有关文物略作钩沉,以反映唐代广州佛教不拘一格之盛况。先说密宗的来历。密宗又称瑜伽密宗。印度的佛教在其发展后期渐与传统的印度宗派—婆罗门教相结合,形成了密教流派。密教的特征是主张身密(手结契印)、口密(口诵真言咒语)、意密(心作观想佛尊)三密相应而行,可以即身成佛求得出世的果报。这一宗教流派认为佛祖的真言、密语不能见诸文字、广泛流传,只能对受过灌顶礼的弟子密传。

密教以高度组织化的咒术、仪轨和世俗性信仰为其主要的特征,由此把信奉佛教诸部经典特别是巴利文律藏中所传的密咒、仪轨等称为杂密;把7世纪中叶以后相继成立的《大日经》《金刚经》为中心内容的教义和实践称为纯密。唐以前,传入中国的密宗是杂密,唐代起传入中国的密宗是体系性的纯密密宗传入广东,有间接的,也有直接的。间接的传入是朝廷的推广和崇信密宗的官员入粤所带动。

大历十一年(775),唐代宗诏令全国僧尼须在一月之内背诵精熟《尊胜陀尼经》,日诵21遍,每年至正月日具陈民诵遍数进上。《尊胜陀尼经》由此便传遍寺刹,密宗之风在全国至盛,必然波及广东。由西域番僧直接将密宗传人广东的影响也不能忽视。体系性的纯密,是在开元年间由被称为“开元三大士”的三位印度高僧传人中国的。三位高僧是善无畏、金刚智和不空,他们来华后直接翻译、弘传以(大日经》《金刚顶经》为中心的纯密,一方面以宣传正法护国思想适应唐帝国中兴君王唐玄宗复兴王室的需要,另一方面以融汇中国舒张的阴阳五行和道教的成仙、田赋术、房中术等,迎合当时的儒、释、道三教融合趋势,因而得以急剧发展。开元三大士中之金刚智和不空,都在广州留下了传教的足迹。中印度僧善无畏于开元四年(716)经陆上丝绸之路抵长安,被唐玄宗尊为国师,设内道场,为王族灌顶授法,主持译经。三年后,金刚智泛海而来,在广州上岸入中国。金刚智,南印度人。少年时在那烂陀寺求学,授《金刚顶经》密法,又诣西印度学小乘诸论及《瑜伽三密陀罗尼门》,十余年全通《三藏》。他泛触南海,遍历20余国,开元七年(719)“达于广府”。

然后赴长安“敕迎就慈恩寺,徙荐福寺”。金刚智在广州的活动未见详述,《宋高僧传》记载他“所在之刹,必建大曼罗灌顶道场,度于四众”,“自开元七年(719),始届番禺,渐来神甸,广敷密诫,建曼拏罗,依法制成,皆感灵瑞”。其在入华首站番禺,当有于名刹建法场立坛灌顶之佛事。又据《中国佛学人名辞典》所载:金刚智“以开元七年至广州,建大曼军罗灌顶道场,拔度四众。帝闻,迎入京师,敕住大慈恩寺。则在广州之活动规模不小,才为帝闻入京。但未知典出自何处。

又据《唐会要》,金刚智抵广州时,节度使[按:岭南节度使首于至德二年(757),此时岭南最高长官应为五府经略使)了两一天人分乘数百条小船,先迎海上。如此先声布人,也可作为金刚智在广州必有重大佛事活动之佐证。不空是金刚智的弟子,北印度人,幼随叔父来华,15岁时为金刚智弟子,颇受金刚智赏识,常令共译佛经。开元二十九年(741)金刚智示寂之后,不空奉其遗旨,去师子国(今斯里兰卡)、天竺等国求梵法。不空此行,是从番禺(广州)出发赴海上,在广州有一番佛事活动。

“初至南海郡,采访使刘巨邻(按:‘邻’为‘鳞’误)恳请灌顶,乃于法性寺相次度人百千万众。

空自对本尊祈请旬日,感文殊现身。及将登舟,采访使召诫番围界蕃客大首领伊习宾等曰:‘今三藏往南天竺师子国,宜约束船主,好将三藏并弟子含光、慧功等三七人、国信等达彼,无令疏失。”于此表明三条信息:一是当时岭南信奉密教者之众,上自经略使,下至百千万民众;二是不空在广州法性寺大摆道场,影响甚大;三是不空从广州下南海求法乘的是番人商舶,这条航线应是当时中外佛教文化交流的一条重要通道,常住广州的番人甚众,管理有条理,蕃客大首领受官府召诫。不空于天宝五年(746)返回中国,带回密教经典200卷,共译出重要经典11部、143卷,成为中国佛教四大翻译家之一。

不空在内道场中先后为唐玄宗、肃宗、代宗灌顶受法,成为三代国师。他先后被加封为鸿胪寺卿、开府仪同三司、肃国公,赐食邑三千户,辞而不受。不空从天竺返中国途径未见其详。天宝八年(749)诏许其回印度,“乘驿骑五匹,至南海郡,有敕再留”,显然,不空赴印来往均取道海路,天宝五年返华当经广州。以他在朝廷地位之高,途经广州必在岭南掀起崇信密宗又一热潮。返华三年之后,沼令“许其回国”,实际上是被下了驱逐令,从高峰跌入低谷,其中原委,有关传记讳莫如深,当事出有因。《旧日唐书》载这年五月,“南海太守刘巨鳞坐赃决死之”。

不空由广州出海取经,正是这位刘巨鳞为他大摆道场,在岭南掀起信密热潮。刘巨鳞对奉佛也表现出一种特别的狂热,不但带头接受不空灌顶,还发动郡人欢送不空下师子国,为其一路平安亲自出面做了安排。可以想见,不空的传教活动是得到了刘巨鳞在人力、物力上的大力支持。刘巨鳞坐购处死与不空同时被遣返回国两事之间必有关联,不空并没离开中国,而是在岭南停留下来。他一人粤北,便托病滞留不前。